【法治文化】联合体-“冤家”宜结不宜解

发布时间:2016-08-17 作者: 文章来源: 【打印本页】 字号:【

小标题:科环典型案例法律风险警示第4期

一、案例背景

A公司与B公司组成联合体参与某EPC工程总承包项目招标并中标,根据A公司与B公司签署的联合体协议,A公司作为联合体牵头方。联合体各方共同与发包人签署EPC工程总承包合同,约定各自在项目中的工作范围及权利义务,并约定发包人直接向A公司支付合同价款,A公司再按照联合体各方约定向B公司支付相应价款。

EPC总承包合同签订后,A公司就项目设备安装等工作与B公司签订相应的合同,约定B公司的工作内容,但在合同专用条款中约定的工作范围与合同附件工程范围所约定的内容不一致(前者所记载工作内容较后者更广)。项目执行过程中,A、B双方对于部分设备安装工作是否属于B公司履行范围产生争议,B公司根据合同附件约定的工程范围认为A公司要求其完成的安装工作不属于己方责任,A公司与B公司沟通且在B公司拒绝执行的情况下,为使工程顺利开展,另行将该部分工作分包给第三方,并自行与第三方签订相应的分包合同。项目结束双方结算时,A公司拟在支付给B公司的价款中扣除该分包部分工作的对应价款,并支付给第三方。

二、以案释法

1. 联合体各方的关系

联合体各方通过联合体协议明确约定各方所承担的工作范围,在投标过程中,联合体协议作为联合体投标文件的组成部分,构成中标联合体与发包人之间承包合同的组成部分。根据《招标投标法》规定,联合体各方应当共同与发包人签订承包合同,当然联合体各方可以签订书面协议明确约定授权联合体一方与业主签约。

联合体各方作为整体与发包人共同签订总承包合同,共同对发包人履约,联合体各方并非对联合体牵头人履约,联合体牵头人无权利也无义务就各部分与联合体其他方签订合同。即上述案例中,根据联合体协议和总承包合同,即可确定B公司应承担的工作范围,A公司无权也无需再单独就某部分与B公司签订合同。根据《建筑法》以及招标投标法律规定,联合体各方就联合体所承包工作对发包人承担连带责任。

2. 联合体承包工作的分包

B公司拒绝履行属于其义务的工作,将很可能导致联合体各方对发包人承担连带责任,为使项目顺利进行,联合体将部分工作分包,但依法应当由联合体整体名义与第三方签订分包合同(分包通常应当经业主同意)。原则上,在上述案例中,除非在A公司与B公司的联合体协议中,事先明确约定A公司有权代表联合体进行工程分包,否则A公司不是承包方,无权单独将工程进行分包,与第三方签订合同。

3. 合同各组成部分内容不一致时的法律效力

建设项目工程总承包合同通常由合同协议书、通用条款、专用条款、合同附件、投标文件、招标文件等多部分组成,通常情况下,EPC总承包合同中应当明确约定各部分内容冲突时的适用顺序。在各部分的约定不一致甚至发生冲突时,应根据合同中对于各组成部分的解释顺序来进行确定,以合同约定的次序在先者为准。

三、案例启示

1. 合同商业条款准确、完整的重要性

通常情况下,一份交易合同的核心部分包含技术及商业条款(统称为商业条款),商业条款也是支撑一份合同的主心骨。在交易复杂、要求细致的合同中,商业条款往往占据相当的篇幅。为确保合同结构清晰,重大事项通常通过附件等方式安排合同的结构。这就要求公司的相关业务部门在制定或审核重大合同的过程中,根据分工仔细阅读合同的各个部分。法律部门对于其中合法合规性问题把关、法律条款理顺;对于商业条款部分,不能简单依靠法律部门理顺,因为最了解交易具体情况的往往是相关的业务部门。

负责合同审核的各部门应当充分合作,及时沟通交易结构。必要时,在项目运行之初,就应当由法律、财务等部门参与,以确保这些部门能够充分预判、控制风险。

2. 联合体合作的人合性

随着社会分工越来越明确、专业性越来越强,对于较大的项目,无论从资金、资质还是能力等方面,多数都需要由各种类型的单位合作完成,独挑大梁的业务会不断减少,联合体也因此越来越普遍。

联合体是一种临时的经济组织,但是联合体成员的合作通常不应当仅仅是一笔交易、一锤子买卖。考虑到法律规定联合体各方对联合体所承包工程向发包人承担连带责任,这也加重了联合体的人合性——联合体各方通常有较为充分的了解、必要的信任作为合作基础。

上述案例中,A公司与B公司之所以在发生纠纷后几经协商未果,其重要的原因就在于联合体各方仅此一次合作,A公司对于B公司的各方面情况也未开展充分的调查。

3. 联合体未如约履行时的补救措施

对于联合体一方拒绝履行的该部分工作,导致联合体依法将其分包给第三方并向第三方支付相应的合理费用,对方未履行的这部分工作所对应的合同价款,在发包人支付给联合体后,联合体通常是可以扣除并支付给第三方而不支付给未履约的对方,且联合体通过举证证明未履约一方的违约行为要求其承担违约责任。

综上,对联合体合作方的充分调研、建立相互信任是联合体合作成功的重要根基。合同履行的纠纷很大一部分是因为签订的合同内容本身的缺漏或者未能充分反映自身商业意图。因此,合同的严谨、规范需要商务、法律、技术等各个部门的协调合作来实现。

上一篇: 下一篇: